搜索
当前位置:中交四航局 - > 首页 > 媒体关注
媒体关注
媒体关注
新华社:四航人的“丝路情”

电子版阅览地址:http://yuydhl.cn/xhqsk/Index/InfoContent/444d2d3e-d1ef-4b24-885a-d09068089107

 马来西亚槟城二桥,四航建设者承担大桥主桥施工任务

四航人的“丝路情”

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被视作是“一带一路”龙头公司,其海外的业务版图已扩至120余个国家和地区,是中国最大的港口设计及建设企业、最大的国际工程承包商。

作为中国交建子公司的四航局,是中国最早“走出去”的实体公司之一:这家拥有64年历史的企业,早在1979年时就已经“走出国门”,参与海外工程建设,并在随后数十年间,为“一带一路”沿线20多个国家和地区提供更多的基础设施产品,打造了一个个工程精品,搭建了一座座中外友谊桥梁。

在中交“一体两翼”(“一体”即中国交建,“两翼”即中国港湾、中国路桥)海外经营平台的支持下,四航局已经成为中国交建参与实施项目所在国家多,参与水工项目最多,实施项目类型最全的专业子公司,凭借效率、技术优势以及良好的市场口碑,逐步树立其在国际工程领域的市场地位,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典型样本。

国家主席称赞的“筑港专家”

岸吊、龙门吊正在繁忙地作业,每天成千上万的集装箱从马耳他马尔萨什洛克港出发,驶向世界。36年前,当它还是一片寂寥的海滩时,四航局建设者就开始在此勘察、设计、铺筑,今天它已发展为国际航线的重要港口。1984年,时任国家主席李先念访问马耳他时,曾到工地视察,他称赞四航建设者是“筑港专家”。

与此同时,四航局还承建了澳门南光公司码头、北安一期围海造地等境外工程。此后十多年间,孟加拉、苏丹、斯里兰卡等市场都出现了四航人的身影。

2015年4月20日至21日,习近平主席对巴基斯坦进行了为期两天的国事访问。访问期间,中巴双方签下了51项合作协议和备忘录,其中超过30项与“中巴经济走廊”相关。

英国《金融时报》将巴基斯坦瓜达尔港——卡拉奇——中国喀什的公路及铁路连接称为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的核心。十四年前,四航人飞抵巴基斯坦,参与瓜达尔深水港一期工程建设。四航局承担一标段中的水工和软基处理两部分工程,在所有参建单位中合同额最大。建设过程中,当地政局不稳、恐怖主义分子较活跃,四航局项目部还接到“紧急撤离”的指令。四航人以工程为重,坚持守在现场,最终优质高效地完成了施工作业。

瓜达尔行政长官夸奖称:“中国工程技术人员给巴基斯坦带来的不仅仅是座码头,还有一种精神,一种勤劳勇敢的精神,这种精神对巴基斯坦人民来讲比一座码头更为重要”。2002年,时任国家副总理吴邦国为工程题词:“再树中巴友谊新丰碑”。

从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市中心的摩天大厦望去,中交人正在建造一个航运中心。斯里兰卡一直有“东方十字路口”之称,也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重要枢纽。2014年9月,习近平主席与时任斯里兰卡总统拉贾帕克萨一同为科伦坡港口城项目揭幕,并视察了四航局参建的科伦坡南集装箱码头项目,中国交建总裁陈奋健、中国港湾董事长莫文贺、四航局董事长、党委书记梁卓仁在场陪同。习近平走到中方建设者中间,要求他们以高度负责的态度,精益求精,按时保质完成任务,同斯方一起建设好这个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重要枢纽。

在过去十多年间,四航建设者参与了斯里兰卡高尔港、科伦坡港、汉班托塔港、汉班托塔国际机场工程等工程建设。通过中交人的努力,科伦坡有望跻身世界20大集装箱港口行列。

纵观全球的足迹

巴基斯坦与斯里兰卡只是四航建设者为“一带一路”铺筑通途的缩影——在国际工程项目管理的实战演练场,四航人不断树立新的“丰碑”:2004年,进入印尼;2006年,进入安哥拉;2008年,进入沙特、埃及;2011年,进入喀麦隆、肯尼亚;2012年,连续开拓尼日利亚、加纳、莫桑比克……四航局的全球化布局逐渐成形。

“四航局跟随中国交建‘大海外’战略中,在集团‘一体两翼’框架下,2014年海外业务新签合同额、营业额分别为102亿元、53亿元,培养了一批国际化人才,逐步缩小与国际知名承包商的差距,具备与它们同台竞技的能力。”四航局总经理李惠明介绍道。

非洲东岸,蒙内铁路的建设吸引着人们的目光,它不仅是肯尼亚独立百年来建设的首条铁路,也是东非铁路网咽喉。中国交建将中国的资金、技术、标准、装备制造和管理经验一同带入非洲,四航局则承担了制约性、控制性的关键标段I标段的建设任务。

今天,全球不少高难度、标志性工程,镌刻上四航局的名字,如东南亚最长跨海桥梁槟城二桥、世界超级大港多哈新港——四航局的技术和能力逐步得到国际市场的认可。

“四航局海外拓展的遭遇远不如账面数字漂亮,在这个过程中也遇到了许多困难和挑战,不变的是我们对海外市场拓展的坚持和努力。”四航局董事长、党委书记梁卓仁介绍。

四航局的海外市场版图横跨了14个时区,这也是英标、美标等不同建设标准间的跨度。 “不同”是四航局“走出去”必须面对的考题,也是“国际化”的试金石。而陌生的市场、动荡的政局、肆虐的疫情等带来的风险和挑战也不容忽视。

走出去,难,但只有走出去,才能赢得更大发展。十二年前,这家公司就坚定信念,要朝着国际一流的工程公司迈进。在2003年提出的《四航局发展战略纲要》中,这样写道:“大力拓展海外市场……使四航局由单一的施工企业向多元化、国际化、集团化的工程公司转变。”

除了进行长期规划和国际化战略部署,四航局更注重修炼内功,培养熟悉国际市场规则,又注重文化融合的人才团队,同时,提升海外项目人才本土化、国际化水平。在多哈新港项目,你能见到的管理人员、技术人员、劳工中,不是黑眼睛、黄皮肤的中国人,而是拥有不同肤色的外国人——他们来自英国、印度等11个国家,高峰时有2100人之多。

四航局参建的瓜达尔港一期工程、安哥拉油码头工程成为中国首批获得“鲁班奖”、“国家优质工程银质奖”的境外项目之一;汉班托塔港一期获得鲁班奖、国家优质工程银质奖双料大奖……从1989年至2013年,四航局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3项、鲁班奖6项、詹天佑土木工程大奖5项、国家优质工程金、银质奖9项,省部级以上奖项百余项。

“嘿,中国朋友”

“‘一带一路’关键是交通先行,这为中国企业走出去、实现国际化发展提供了一个重要平台,也为我们创造了巨大发展机遇。”“一带一路”战略的落地,让这家迈向国际一流的工程企业感到欣喜,梁卓仁说:“我们要借助集团全产业链优势,提升海外业务发展能力,为‘一带一路’建设做出新的贡献。”

四航局不仅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建造了基础设施,也带去了技术和管理经验。安哥拉罗安达项目部的电焊师陈章英总是随身带着一本小本子,上面密密麻麻的记着一个个的葡语词句,还煞费苦心的在旁边标注了发音相似的中文。一旁的施工现场,一群穿着工作服的黑人兄弟们正在忙碌着,他们半蹲在地,一手拿着防护面罩,一手拿着焊钳正全神贯注的焊接着钢结构。这群黑人兄弟曾是技术“小白”,不懂任何的焊接技艺,在陈章英的教导下,他们已成为合格的“焊接工程师”。

每到一处,四航局就为当地培养了一批技术工人,解决了一批人的就业问题——四航局将电焊、起重、测量等各作业流程进行了分解细化,编制一系列工种的作业手册。许多当地的管理人员、技师、监理、劳务人员甚至市民和四航局员工成为了朋友。

肯尼亚失业率高达40%,其中70%是年轻人,而四航局承建的蒙内铁路为当地提供了大量的就业岗位,他们计划招收近3000名本地劳工。如今,四航局海外项目本土化比例已经超过70%,这些“义举”反过来也支撑其海外业务的快速发展。

2015年3月23至24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国家级媒体与安哥拉当地媒体组成联合采访组,到四航局三公司洛比托项目采风。采访组先后对三公司建设完成的414矿石码头、本格拉孤儿院慰问活动、保护火烈鸟宣传活动、渔村海滩义务清扫活动等进行了全方位拍摄。有记者写道:“当地黑人朋友没几个能叫出他们的中文名字,但大都记住了他们的中国面孔。”

“没有中国伙伴,就没有苏丹港的今天。”苏丹港港务管理局总经理贾利勒称。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四航局承建了苏丹港多个重要工程,这些工程使苏丹港成为红海上最重要的港口之一,也是东非最重要的能源输出和货运疏散基地。非洲西海岸,安哥拉洛比托港业主将四航局视为战略合作伙伴,积极向政府和其他公司推荐。

这只是四航人三十六年修路架桥、筑港通航建设之旅中的一个片段,她既是修路架桥、筑港通航的建设者,也是传播友谊的文化使者。梁卓仁表示:“我们不仅要高标准、高质量地干好工程,还要将中华五千年的璀璨文明传播到世界各地,多作为国争光的事情。”(作者:刘灵君  罗文婧)



业务登陆   |   移动四航app
备案号:粤ICP备05060342号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交第四航务工程局有限公司 Copyright © 1999-2010 www.cccc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中交第四航务工程局有限公司]